微博上常有自嘲身體抱恙不適之時,講得多了我自己都煩了,只是躺著總想做些事情,而不是什麼都不做。彷彿什麼都不能做了。
想想一年多前的境遇,其實現在也沒那麼不堪,至少每天行得企得食得,可能不如所望般瞓得。起碼有3/4水準的I'm fine了:)

Interlude 幕間

張啟山執意與他同來。他不曉得這個人跟來做什麼,眼裡還是那個被大佛爺丟下的張副官泫然欲泣的模樣,那小可憐一定以為自己做錯什麼了,心裡大概將近來一段時間過了十萬八千次,努力尋找不存在的幕後真相。他來此倒是有他一番理由的,他甚至嫌張啟山礙著他的事了,但張大佛爺仗著他的一諾,便苦苦追他不放。


你還欠我答案呢,張大佛爺這麼說。他想知道的,吳邪的確都能答上,吳邪也都樂意趕緊把話說乾淨這人甩掉,但他就是不問,只是做著一隻身家昂貴的跟屁蟲。


這會兒吳邪都有點以為自己是被咬住尾巴的魚了。


他望著張啟山與酒店的人打交道:我是陳霆,這是舍弟陳深,我們訂了兩間房的...

點天燈 03

吳邪加入了張啟山的隊伍。


將其稱之為隊伍,也許有點言過其實。任是他初乍到來,亦不難看出這底下的波瀾暗湧。這個斗裡的每一個人,顯然都有著不同的、自我的目的,有的人甚至不屑于掩飾自己的不爽,他們暗自爭鬥,相互制衡,反而維持著門面上的相安無事,走到了這麼深的位置。而吳邪,相當難得地,成為了這裡頭最無慮、最磊落的一人——


他僅僅是個迷失的旅人罷了。


這般事實怕是說出來也沒人信。他知人心。張啟山把他放在身邊,當然也不是大佛爺慈悲大發的緣故,單純是為了方便看管而已。把可能的危機留在身旁,總比放任其隱匿於黑暗中要好得多。越小的局,越講究可控性。吳邪不介意...

點天燈 02

陳深這個名字是借來的。


他曾在軍營存有的舊名冊裡一掃,恰好瞧見這兩個字,順手就借了過來。像他這樣的經歷,名字幾乎成為一個咒,意義深遠重大,此時卻並沒意義了。 


但這個姓氏剛剛好。 


他堪堪認出了齊鐵嘴,其實這個人年輕時與後來大不一樣,讓人不禁驚嘆歲月之變遷。然而一旦細思,歷經變故後的他也遠非當日西子湖畔那位自以為聰明人的古董店主了,齊老八的變化也就不那麼顯得出奇。但有些人在流轉的光陰中彷彿是恆定的,時間留下的痕跡永無法掩蓋其本身的鋒利,那樣深刻的烙印無論在黑暗裡或燈光下,都沈默似一把刀。 


他把他們出鞘的模樣記得清晰。胖子說,天真努力練就一...

Late The Night, Never The Goodbye

這個人犯病,慎入。


我們現在,不是分離。

我們,還會再見。


We'll take over the world,
Like in the movies, 
We will be strong, 
And our story has just begun. 


李呵呵就要離開上海了。


他坐在陳哈哈對面哭得稀里嘩啦。


「矮油哭什麼哭啦。」陳哈哈一副老大哥的語氣同他講,「又不是不回來啦。」


「你才哭鼻子呢!」


「我那是辣的。」陳哈哈環抱兩臂,腦袋點得煞有介事。


「你甚至都沒...

牛牛是大廚的

Kill Me Tender (*3)

時效性碎片,三塊。

Kill Me Tender 



剖開我的胸膛 


放在你的掌心 


這頭蠻牛 交給你啦 


01 大廚,該吃飯了 


大俠也食人間煙火,偶爾也會是大廚。 


實質上二者並無區別——同是刀尖上的生活——屠刀不殺豬,菜刀能殺人。 


剝皮削骨,罷了喝湯。 


揉碎了那牛肉,擀麵包餃子。 


管飽。 



02 溫柔一刀 


「牛腩湯?我當然會做。」 


大廚手一抹嘴上的紅油,抹不掉唇上的紅。 於...

七夕只是路過

😂

一寸金

扎職 x 老炮兒

陳霆/張曉波


於是這個故事從結局講起。

陳霆說,你叫小飛哥,那按這輩份得跟他叫我一聲叔啊。小曹就真的朝他喊霆叔,然後被他噴出來的啤酒噴了一臉。

陳霆覺得,這孩子有點過於耿直了。

小曹懵著拿手在臉上糊了一把。

陳霆接過張曉波往他頭頂上扔來的毛巾印了印嘴巴,勾起的嘴角僵在彈球兒一句話中:

「哎老闆,那塊抹布我擦桌用的!」

「我知道。」

張曉波把紙巾盒遞到小曹面前,視線卻是正正對上陳霆的眼,也學他勾嘴角的樣子。

陳霆想,這雙眼真漂亮啊。

陳霆那時候也這麼說,用他好多年了依舊半鹹不淡的普通話。

張曉波就是用這雙眼瞪他,說不要貧了你,他們都說我大小三白眼你以為我不曉得。

「我覺得很可愛啊...

 @LOFTER官方博客 
Planner收到了!
其實今年工作/生活手帳早就啟用了(笑)
這本既然是Lofter抽到的,就用來作挖坑填坑的手帳吧。

^_^

最近人生有點「七彩」。嗯,「病到七彩」。大概是吐槽都覺腎虧(喂)的情形;當然,比去年年中還是好上不少。昨夜自嘲道:
活下來與活過來——
之間橫著一道坎。
原是個蘑菇式冷笑話,不過,也可算作心聲吧。

怕什麼?手裡還有一隻筆。

(只是這幾天實在有點冷,握不緊了)

©一世安寧 | Powered by LOFTER